科学家突破大脑屏障来攻击肿瘤

大脑就像一座堡垒,被设计用来阻挡危险的病原体。但是保护是有代价的:当免疫系统面临可怕的威胁时,这些屏障会干扰免疫系统,比如胶质母细胞瘤,这是一种致命的脑肿瘤,目前有效的治疗方法很少。

耶鲁大学研究人员1月15日在《自然》(Nature)杂志上发表报告称,他们发现了一种规避大脑自然防御系统的新方法。当大脑的自然防御系统产生反效果时,他们会让免疫系统救援人员通过堡垒的排水系统。

资深通讯作者Akiko Iwasaki说:“人们以为免疫系统在对抗脑瘤方面无能为力。”“胶质母细胞瘤患者无法从免疫治疗中获益。”

Iwasaki是Waldemar Von Zedtwitz免疫生物学教授、分子、细胞和发育生物学教授,也是Howard Hughes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。

虽然大脑本身没有直接的方式来处理细胞废物,但排列在头骨内部的小血管收集组织废物,并通过人体的淋巴系统来处理,淋巴系统可以过滤体内的毒素和废物。在这项新研究中,研究人员正是利用了这种处理系统。

这些血管在出生后不久就形成了,部分原因是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C基因的刺激。

耶鲁大学的Jean-Leon Thomas是耶鲁大学神经学副教授,也是这篇论文的高级共同通讯作者,他想知道如果淋巴引流增加,VEGF-C是否会增加免疫反应。该研究的主要作者Eric Song是Iwasaki实验室的一名学生,他想看看VEGF-C是否可以专门用于增强免疫系统对胶质母细胞瘤肿瘤的监测。该团队共同研究了通过该引流系统引入VEGF-C是否可以专门针对脑瘤。

研究小组将VEGF C导入胶质母细胞瘤小鼠的脑脊液中,观察到大脑中T细胞对肿瘤的反应水平升高。结合免疫治疗中常用的免疫系统检查点抑制剂,VEGF-C治疗显著延长了小鼠的生存期。换句话说,VEGF-C的引入,结合癌症免疫治疗药物,显然足以针对脑瘤。

“这些结果是显著的,”岩崎说。“我们希望将这种疗法应用到胶质母细胞瘤患者身上。目前的手术和化疗的预后仍然是如此的暗淡。”

这项研究主要由霍华德·休斯医学研究所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。

耶鲁大学的其他作者还有毛天阳、董惠平、布瓦瑟兰和博森伯格。赫尔辛基大学的Salli Antila和Kari Alitalo也是作者。

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,英文原版地址:https://news.yale.edu/2020/01/15/scientists-breach-brain-barriers-attack-tumors

https://petbyus.com/21741/